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839章 黑泽出走,老祖冒头(1/2)
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第839章黑泽出走,老祖冒头

  ‘嗡——!’

  从天际远方,一股奇绝磅礴气势冲天,有浑厚光幕猛的出现,从第十二道牌楼处,绽放出大量奇光,护宗大阵被迫激发,将冲击波尽数挡住。

  在大阵开启的刹那,山上出现几道遁光,似乎修士在执行任务,却齐齐惊呼一声,自云霄笔直坠下。

  陆寒吐出两个字后,伸手就拿出一个玉瓶,瓶塞弹开后,有药香顿时刺鼻,五颗极品玄尘丹,在二人火热目光中,一连串尽数入肚。

  但他倏然转身,目光越过空间,向某处天际看去,眼中弯月闪现,一丝疑惑萦绕。

  “陆道友请!”

  还是中年男子,脸色挤出些笑容,吐出几个字便带路先行,似乎在规避方才的尴尬。

  旁边少年却默默流露出赞许,他原来根本不信,此时也向几个老祖的猜测倾斜,秘传来访的青年来自上界,越发细思极恐。

  ‘那两个家伙还略有不服,结果一人被打脸,另一个再被打脸,给天武圣山丢人!’

  护宗大阵前,第十二道关卡却被封住,一层十丈高,延绵无穷的高墙,通体为不明材料,根本不在五行之内,向两侧延伸开去。

  陆寒才接近,目中顿时一亮,几声悠扬乐曲响起,一道光霞从无尽云端探出,向这里急速卷来,形成三里宽的云路,宛若青丝织就。

  几名灵女孩童从云中现身,各持乐器弹奏争鸣,飞禽鸣啼小兽欢叫,不知不觉中,陆寒已经进了大阵。

  前方景色骤变,仿佛神奇画卷般徐徐展开,云气来回奔涌,灵团成雾,时聚时散,山清水秀陪伴,大河洪川滚滚。

  修士遁光骤然密集,无数法宝呼啸,千百身影拨云开日,始终围绕的那座巨峰,如仙山般永恒平和。

  看似近在眼前,实则还有八千里路!

  “青色铺就的万里云路,我们也很久没见过了,好多弟子前来围观,都想沾沾陆道友的喜气。”

  面对玄界第一奇景,仍未看到陆寒惊奇,两人被他的淡淡一瞥引发不小失望,心思更加凝重。

  少年和青年并肩,远远看去贴切也融洽,途中寻找话题打破寂静,的确有越来越多的后生,从远处向这里汇聚。

  “紫色最为尊贵,蓝色次之,看来陆某还不足以被人称赞,听闻天武圣山王者众多,你是白幽王?那位就是红火王了?”

  “哎呀!竟然忘记做个介绍,还被你直接猜中了,所谓称呼都是众人捧场,无法登堂入室。”

  “我有两件天宝和一本古书,缴获之后没啥用处,正好和你的神通相似,拿去物尽其用吧。”

  见着少年气质,总给人莫名的喜感,陆寒袖袍鼓动,就飞过去三样东西,天宝自带威压,引起附近虚空波动。

  “嘶!当真?你还能看清我的底蕴?”

  甩手就是天宝,白幽王吓了一跳,但礼物已到眼前,不容他不露出惊喜,仍然怀疑突来的机缘,同时心神大凛。

  云路两旁,人影荟萃,被这一幕也惊呆了,他们看见一件是个黝黑小锤,一件为半尺长黑色尖锥,那古书倒是没见着,因为藏匿于兽皮圆筒中。

  带路的中年男子,也霍然转身,带着赠宝无比火热,暗暗被陆寒大手比惊到,却也狐疑这年轻人的大话。

  修仙者最讲究底蕴,此乃一人修行之本,属性之精和神通之根,从来都是深深藏匿,他人再强大,也只知深厚层度和模糊轮廓,任何方法都不能窥探全貌。

  否则就等同把玩泥人般,已经无险可守,任人揉捏摆弄,被提前预支克制之道,交手必死!

  “你修炼幽冥诡术没错,但归根太看重外物了,将那三颗白晶打造的再纯粹,若遭到天劫击伤,本体未破也会身死。”

  “啊——?!”

  少年一个哆嗦,心中掀起惊涛骇浪,脸庞瞬间难看无比,像极了走错路的孩子,但随即眼光狂闪,一把捞住三样宝贝,他感觉卷筒里的古书,必有补救之法。

  “多谢甘霖般的赠礼!当初为了保命,才被迫走上怪异法门之路,再想回去已经无力回天,幸好幸好!”

  陆寒点头,随即看向惊色未去的红火王,对方立即躲开目光,生怕自己的那点东西,也遭到此人洞穿,太可怕了!

  “你问题不大,能有四成把握当上老祖。”

  “哈哈!能得到陆道友认可,本王就已满足。”

  “可惜一旦渡劫后,问题便尖锐暴露,甚至会把境界掉下来!”

  ‘嗝——!’

  红火王心情一松,刚摆出满脸喜色,就差点被噎死,不亚于晴天霹雳。

  能当上老祖,难度不亚于登天,坐看现在玄界,修士百万却老祖寥寥,就知其凶险程度。

  侥幸成功后再掉下来,还不如现在杀死他,求生渴望中,目光顿时充满期盼。

  “精修‘小红莲火’也就算了,但灵婴体内还有一丝赤芒,相比当初面对诱惑,道心不稳未能刹车吧?”

  “陆道友正是神人啊,在下五体投地,本以为同为火属性,两者间可能会慢慢融合,哪知三千年已过,双方反而愈发抵制,求指点迷津!”

  “何解?何解啊?”

  远处观望的弟子,已经用来上千,站立云路两边翘首以盼,却看见一对王者,往日堂堂偶像,在对陆寒前倨后恭。

  聪慧者自知必有天大隐情,好奇心无比强烈,愚钝的弟子则摇头叹息,感觉脸上无光,甚至发现天武圣山都搓了半截。

  ‘他们竟然如此,那陆寒岂非要和渡劫老祖平起了,难道此次西来,想当咱们的王中王?’

  ‘做梦吧!此人敌对者众,分明怕各大宗门倾巢绞杀,来此规避祸端,依仗圣山威严讨个活路。’

  ‘不要脸!送东西给好处,现在便拉拢人脉,其心不良罪可当诛。’

  ‘咱们现在就去圣宫,联手抵制陆寒小贼,不让其阴谋得逞,三日后就让他滚。’

  呼啦啦……!

  好奇之心顿时被憎恶代替,好多弟子闻风跟随,余下的修士也遭